美籍华裔院士批评任正非要低调,华为:“臣妾做不到啊”​!​

来自:老方爱苹果2020-07-11 18:22

原标题:美籍华裔院士批评任正非要低调,华为:“臣妾做不到啊”!

任正非不是一个高调的人,但也不能说他是一个低调的人。

华为出名甚早,但作为这个世界知名的跨国公司掌门人,任正非长期保持了“神秘、低调”的作风,据说有的媒体记者等了好多年要采访他,都一直不能如愿。从某种程度上,想采访任正非比采访总统还难。

2011年,任正非还写文章表示,“业界老说我神秘、伟大,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符。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,而隐起来,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”。这样的话不是一个张扬高调的人可以说出来的。

但最近几年任正非曝光率特别高,他的每次采访都会引起网络上的狂欢,而根据近两年的媒体报道来看,他又是太“高调”了。

对于华为和任正非的表现,美国工程院院士、中科院外籍院士马佐平教授有个批评,“华为应该韬光养晦,不要老说自己是第一”

马教授表示,任正非这时候应该闷声低调,努力提升自己的芯片制造能力,不要老说自己有多厉害。

确实,世界上5G做得最好的是华为,微波、光传输也是如此。任正非说在5G方面,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。

“华为公司未来要拖着这个世界往前走,自己创造标准,只要能做成世界最先进,那我们就是标准,别人都会向我们靠拢。”

这就显得太高调,太张扬了。

马佐平院士的批评大概也是出于爱护的心思,才想要奉劝华为和任正非最好是低调一些,不要树大招风,招人嫉恨。但他这个“批评”对吗?

恐怕马教授不是太了解华为面临的情况,在目前遭受的困境和压力下,75岁、本来要退休的任正非为什么要顶出来?因为华为需要一个对外交流、沟通的人物和渠道,华为也需要有个旗帜人物站出来凝聚公司上下的信心和意志。

任正非是最好的人选,所以任正非说自己是“傀儡”,是在给公共关系部门打工。实话说,换个人出来,很难达到目前的效果,任正非经过这么多次的中外媒体采访,大大加深了国外市场对华为的了解和同情,更提振了信心,化被动为主动,等于在全世界打了个大广告,基本实现了战略目的。

从这点来说,批评华为和任正非太高调是不对的,如果我们了解华为过去三十年的历史,就会发现它们是一个“板凳一坐十年冷”的公司,任正非历来强调华为要低调做事,特别是做研发的,任正非的意见就是“踏踏实实干活,活没干好,张扬有什么结果”

研发部门有人不服气,说销售怎么着,任正非说销售张扬是市场营销行为,研发说自己默默无闻,任正非反问他们:“钱少了吗,不少,那就行了吗?”

但从任正非的性格来说,“我一贯不是一个低调的人,否则不可能鼓动十几万华为人”。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,他平常喜欢夸夸其谈,并不是像外面媒体描述的低调的人。

另外任正非还强调自己喜欢美国文化,因为“很奔放、很创新,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,喜欢美国年轻人的疯狂,他们的好大喜功……”

而且在华为初期,任正非就说在通信市场上“三分天下”,在《华为基本法》中,第一条就写明了华为是追求“成为世界级领先企业”。

不过这也无可厚非,毕竟做企业就是不进则退,你不能说别人胸怀大志就是不低调吧。再说过去的华为实力还不够大,还能保持低调发展,但现在华为这么大的实力,都“泰山北斗”一样了,谁还能忽视它,它又如何去韬光养晦?所谓韬光养晦是指在弱小时期的发展之道,可你现在都已经这么厉害了还“韬光养晦”,既是侮辱敌人,也是侮辱自己。

华为不是不想低调,而是实在实力不允许,“臣妾做不到啊”。

事实上,任正非的原则是“做事要霸气,做人要谦卑”。不是到了非亮剑不可的时候,他是不愿意让公司变得这么高调的。企业在不同时期面临不同的战略选择,一切都是形势使然。

“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,我从来都不想当英雄”。大概从中年创业之后,任正非就没有了做英雄的念头,他是一个彻底的集体主义者,相比别人对他的赞誉,他更愿意听到批评的声音。

据说任正非上网有个习惯,就是夸他和华为的信息他不看,他主要是看那些有针对性批评意见的文章。他表示自己不喜欢那种媒体为了点击率而带着偏激情绪的炒作,“偏激的思想容易产生民粹主义,对一个国家是没好处的。”

有记者问任正非,他希望民众现在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华为这样的公司?任正非说,“不需要,希望他们没心态,平平静静、老老实实种地去,该干什么干什么,多为国家产一个土豆就是对国家贡献,多说一句话,浪费别人的耳朵,对吧?”

嗯,看完后我们都该种地的种地,该磨豆腐的磨豆腐,我们才需要韬光养晦,低调发展。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