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0万拿下敖厂长,上线花火平台,B站开始收割了

来自:钛媒体APP2020-07-10 10:45

原标题:4000万拿下敖厂长,上线花火平台,B站开始收割了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丨竞核

5年4000万,这是B站给敖厂长标好的价格。

据媒体报道,上述4000万的构成方式为:视频发布保底—500万元;商业广告保底—300万元,超出另算。粗略合计,敖厂长给B站做5年长工,拿到手的薪水或将达到0.5个亿。

拆分下来,B站养活敖厂长一年需要800万元。

咋一看这份年薪的数字,算不上昂贵。横向对比顶流游戏直播Miss,四年前她签约虎牙,一年薪资高达3000万。坊间传闻,虎牙为迎娶她,3年共支付一个亿。

单就年薪而言,她的收入是敖厂长的3.75倍。我们不禁要问,游戏主播跟游戏UP身价差异难道真如此之大?坚持为爱发电的敖厂长,缘何西瓜视频、B站来回跳?

“傻白甜”敖厂长

“不靠谱,严重缩水。”一位资深游戏MCN机构负责人如是吐槽道。

竞核独家获悉,2020年Q3敖厂长B站视频单条刊例价59.78万元;B站动态刊例价14.98万元;B站动态转发刊例价11.2万;出席活动报价10万左右。这些刊例价几乎没有折扣。

上述信源进一步透露,近几年很多游戏厂商找敖厂长合作,尽管B站管得很严,他也是尽可能悄咪咪恰。

除却敖厂长,竞核还独家获得一份B站TOP 5游戏UP主报价表:TOP 1 老番茄—粉丝数1189.4万-—报价 74.2万元;TOP 3 某幻君—粉丝数558万—报价25万元(2019年);渗透之C君—粉丝数510.9万—报价52.78万元;逍遥散人—粉丝数427.6万—报价30.8万元。

事实上,过去几年敖厂长“恰饭”不可谓不多。竞核梳理了2018年敖厂长在B站发布的43条视频,初步估算恰饭视频有5条,占比近12%。

涉及的厂商包括腾讯、完美世界。当时有不少网友吐槽,敖厂长吃相有些难看。如果按照最新的报价表,2018年全年,敖厂长广告收入接近300万。

这跟B站提供的300万商业广告保底,大差不差。

一位资深游戏公关从业者告诉竞核,现在不能直接找敖厂长,都要通过B站商务。目前,尚不清楚B站平台跟UP之间,采用何种分成比例。

她补充说道,一般B站上5-6W的腰部UP主,B站官方的报价,要比UP主价格贵一倍。

B站成为中间商,赚取差价,明面上是为了维持视频内容质量,保持社区调性。但实际上,确是增加了厂商的投放成本。与此同时,也间接减少了UP主恰饭的机会。

2017年6月27日,B站强推绿洲计划收UP主广告费,把手伸进了UP主口袋。尽管B站美其名曰,绿洲计划是帮助UP主在创作与商业间寻找和谐而推出的方案。

但这掩盖不了B站争抢利益的事实。当时有UP主爆料,B站要求不加入的UP主禁止投放二维码跟淘宝类型的广告。如果放的话,一期就得上缴十万广告费。

该UP主质问,B站如此断人财路是要嘛。其实想想也很容易理解,在平台上赚钱,当然得缴过路费。

频繁跳槽为那般?

客观上来讲,B站收紧UP主商业化权限,有助于平衡厂商跟UP的关系,维护UP主权益

这两年,B站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趋势。7月8日,B 站正式开放花火UP主商业合作平台,其目的是为各方提供安全、规范的商业合作环境和高效、透明的商业交易链路。

我们认为,这是B站想要打造一个“支付宝”,充当UP主跟广告客户唯一的中间商,禁止其他第三方插足的表现。

这不禁让人联想到陈睿提到的B站三个使命:构建属于用户的社区;搭建一个让创作者施展才华的舞台;让中国的原创游戏、动画受到全世界的欢迎。

不可否认,B站此举有利于UP主。但这也正在逐步蚕食UP主的主观能动性,沦为平台的附庸,变成彻底的工具人。

大家想想,游戏顶流UP敖厂长怎么会甘心沦为工具人。于是,出逃不可避免。

2019年6月“敖厂长”结束与B站的独家协议后,重启西瓜视频账号,并于同年7月上线了一档新的系列节目——《厂长来了》。和他在B站的主要栏目《囧的呼唤》不同,《厂长来了》时长只有3分多钟,内容以产品吐槽+行业思考组成。

简言之,“敖厂长”是想通过开拓新的领地,藉此扩大受众影响力。如果能另起炉灶,在西瓜视频再造一个敖厂长,岂不美哉。

脚踏两只船的想法固然美好,但协同不利,翻船亦是不可避免。

签约西瓜视频期间,敖厂长共计发布185条视频。竞核发现个奇怪的现象,视频播放最低只有1.4万,最高播放达到706.3万。吊诡的是,播放量最高的几个皆为恰饭视频。

我们曾在《西瓜视频拿什么跟B站斗?》一文中指出,西瓜视频背靠字节跳动,拥有更强的推荐算法,同时能享受头条系的流量扶持;B站的优势在于来源自社区氛围的粉丝黏性。

西瓜视频某新人UP主就曾表示,参与平台活动后,即使得到了奖,也没有持续的曝光和人气,只有能联系到小编的作者才有机会获得资源和曝光。

这也从侧面也映出,西瓜视频还处在大规模收拢资源的阶段,平台的创作氛围、创作者的长线发展路径仍然未清晰。反观对B站,优质的社区氛围与创作生态,构成了它在这场争夺中的核心竞争力。高社区粘性带来的是高转化。

B站短板也很明显,商业化变现手段跟能力弱。

抱团取暖,真香

我们认为,B站牵手敖厂长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团战。B需要头部UP主,维持用户粘性,并借此吸引更多草根UP投身B站。

而敖厂长需要B站提供的平台,社区氛围。800万给了敖厂长台阶,让他得以用相对体面的方式,回归。

坦白说,敖厂长人设并非坚如磐石,视频质量也有蒙上过抄袭的影子。

与当年红极一时的“叫兽”、“老湿”一样,敖厂长的起点同样是中国互联网早期的群英荟萃之地——百度贴吧。

2008年,国内短视频圈子尚未成熟,贴吧是“灌水”的重要地点,敖厂长的第一期《囧的呼唤》悄然落地于“命令与征服”吧视频区。

说实话,敖厂长处女作的质量十分粗糙,无论是节奏的把控还是素材的剪辑,都相当稚嫩。

但配合上其“标准川普”和“标准川英”,视频效果提升了好几个层次,随着《囧的呼唤》系列持续更新,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这个爱爆粗口的吐槽老哥。

如今《囧的呼唤》已然出到275期,成为了敖厂长最闪耀的身份标签,很多就算很少涉及游戏圈的人,也或多或少听过这个名字。

粉丝们为敖厂长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和独具一格的辛辣吐槽(尤其针对垃圾游戏)而倾倒,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种风格并非原创。

《喷神james》是Cinemassacre出品的一款游戏评论节目,2004年开播,以其“只针对垃圾游戏吐槽”的节目形态广受好评。

实际上,敖厂长的风格,即是借鉴了《喷神james》。无论是语气、节奏、针对点、吐槽力度,都能看出太多相似的影子。

但这本身不是什么黑点,更算不得抄袭。敖厂长本身也多次对喷神james表达过敬意,包括称其为“前辈”、“偶像”。

问题出在一期“恰饭”视频上。

在2013年一期名为《反击外国喷神》的视频中,敖厂长大肆攻击一位嘲讽本国游戏的外国人,言之粗鄙,远超从前。

很多人留言提醒,这种蹭《喷神james》热度的标题,会带来很不好的风评影响时,敖厂长直接表示“不认识喷神”。

这种见利忘义的行为招来了强烈的舆论谴责,以虎扑diss浪潮最为凶猛。敖厂长只得停更避避风头,后续由于《喷神james》较为小众,逐渐不了了之。

但以小见大,很多潜藏的劣根,于此已可见端倪。

后续,敖厂长接连与知名游戏圈UP主“老E”正面battle,恰《大圣归来》烂钱。最终导致敖厂长苦心经营的“犀利吐槽大神”、“游戏正义捍卫者”等接地气的人设开始崩塌。

可以预见,敖厂长在B站上会继续走红。但还是希望,他能理性恰饭,不要恰烂钱,拒绝傻白甜。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